页面载入中...

潘岱书画展将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书画社展出

  如何恢复中国的传统呢? 他在《中国画改良论》中阐述了复兴中国绘画的中心思想:“古法之佳者守之,垂绝者继之,不佳者改之,未足者增之,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 之。 ”从他一系列对中外绘画的评论文章我们可以看出,佳者即唐宋绘画,不佳者即明清绘画,西画可采者为古典写实主义,不可采入者乃是印象派以来的“学士派”。 “吾个人对于目前中国艺术之颓败,觉非力倡写实主义不为功。吾中国他日新派之成立, 必赖吾国固有之古典主义,如画则尚意境,精勾勒等技”。这里的“吾国固有之 古典主义”与上文的“古典主义”是一个意思,实际上指的就是有写实特征的古典主义。唐宋绘画“师法自然”的严格求实态度和求真精神,是徐悲鸿所大力提倡和推举的,也是他一直想复兴的。1947年的《世界艺术之没落与中国艺术之复兴》说:“我们在艺术方面倘能恢复到汉唐末全盛时代的水准,以及他们的造诣,就算不错,所以我提 到中国艺术之复兴。”徐悲鸿认为不仅要复兴中国传统的写实精神,而且要推陈出新,因而需要借鉴西方绘画中 的写实主义的艺术。

  徐悲鸿意识到要复兴中国绘画,仅凭一己之力是远远不够的。和林风眠一样,他对艺术家肩负的责任抱以深切的期望。“艺术家即革命家。救国不论用什么方式,苟能提高文化,改造社会,就是充实国力了”。中国美术要振兴,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必须培养出中国美术的得力接班人, 必须按艺术规律和成材规律脚踏实地地把艺术 青年培养成为具有真本领、真功夫的过硬人才。如果希望中国艺术达到如唐代的昌盛,第一需要有一群有大智慧的有志之士,如曹霸、王维、吴道子、阎立本一类的人物,肯以全力完成他们的学术,在给他们一些发展其抱负的机会,使得他们能够完成自己的作品。而学校的功用,在徐悲鸿看来,是给“一般愿投身艺术工作者得充分启发其才智如种五谷,使其能充分成熟而已”。由此,我们可以看出,徐悲鸿进行美术教育的出发点是为了给“有智慧而有 志之士”提供一个可以充分启发其才能进而成熟的地方,这是复兴中国绘画第一需要的。对于学校孕育之地作用的发挥,他认为必须有“光明的途径”,如若“仍走黑暗的道路。。。。。。则必将使可造之才,斫丧而成废料,其祸比较无学校为尤大”。这个“光明的途径”可以概括为以推行写实主义为核心的学校美术教育,培养具有扎实写实基础,富有创造性的新一代艺术家,给中国画坛注入新的活力,实现中国的“文艺复兴”。这是徐悲鸿一生所追求和致力奋斗的目标。

  这也是深深植根于徐悲鸿在法国留学期间,所接受的严格、系统的欧洲古典主义绘画教育。自意大利文艺复兴以来,恐怕没有哪位欧洲艺术大师曾想到过,未来有一天,他们的艺术创作、理论体系、技法和材料等等,会成为远东地区古老的绘画艺术得以重新焕发时代活力、“复古更新”的重要媒材。

  尽管他被誉为是“朦胧诗”的鼻祖,北岛也曾多次表示食指对他的“震撼性”影响,但他与1980年代的诗歌写作是有着明显不同的。

  他最重要也是他最满意的一批诗歌都是完成于特殊年代,是集体颂歌转向个人化写作重要的一环,但也永远停留在了那里。

  在大概1965年到1968年间,食指完成了《海洋三部曲》,这是收录在他诗集里最早的诗。在这组诗里,食指把自己比作“水滴”,把集体比作“海洋”,鲜明地呈现出他的诗歌信念:“我将永远为你歌唱”。但这并不是单纯地对那个时代集体颂歌的回应,而是留有余地的,以不失去“小我”(水滴)个性地为“大我”歌唱。

admin
潘岱书画展将在北京第二实验小学书画社展出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